姜饼先生

一首凉凉送给我所有喜欢的CP

© 姜饼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回去看了下自己那时候为TF lips and boys写的鲨美

为什么我现在写的还没有两年前写的好????


[冬寡] 补车

之前的这辆车 因为我是个懒惰的傻逼,原来的文稿不见了,只留了一条长微博,所以从微博上撤了又补,补了又撤好几次,最后干脆不补了……

在这个关头小天使 @withdrawl-reaction 出手帮我打了一个txt

请大家为她送上热烈的掌声。

现在发到了AO3上面,请大家食用。

上面打不开可以尝试走 Evernote

新车和更新都已经在写了,周末一定有。

[冬寡] Remedy -8-

前一阵子实在太忙了。

现在忙完了!尽量一周二更或者三更!

——

Bucky坐在小沙发上,还在为刚才Natasha那句话发愣。

这……什么意思?

他第一反应是Natasha跟他在调情,这让他脸上有点儿热。

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Natasha看起来仿佛毫不在意他俩曾经有过的那段战时的罗曼蒂克。‘

好吧,Bucky并不是很记得到底有多罗曼蒂克,但是他很清楚两人是有过一段的,不是说他有多想跟Natasha套上近乎啦,但是……但是至少旧情人的温存也得有一点儿吧?难道他在Natasha眼中不过是另一段“热辣的回忆”吗?

Bucky有点儿郁闷,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怎么做。

Natasha走进...

[冬寡] Remedy -7-

本文又名《俄国相声二人转》

每天都又想跑剧情,又想刷日常。犹犹豫豫,拖拖拉拉。最后大修估计会少一半字数 我先原地旋转跳跃360度自杀一回 :)


他们找到一家小餐厅,叫了三明治和咖啡,在冬日午后的阳光里近乎悠闲地面对面坐在玻璃窗旁边,好像早先被人追着跑路的不是他们。

Bucky在Natasha惊讶的眼光里往咖啡里到了三包糖。

“你们这些美国人都会因糖尿病而死亡,你懂吗?”

“那又如何,反正我都活了这么久了。剩下的时日好好享受生活有什么不好。”

Natasha被他逗笑了——Bucky发现Natasha其实很爱笑,这跟别人口中那个凶神恶煞的黑寡妇一点也不一样,不过...

[冬寡] Remedy -6-

我来啦

背景音乐 Frank Sinatra - Close to You

——

Natasha在门前几乎没有停车,Bucky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几乎是飞身上了车。

她听见后面有引擎的声音,一脚油门冲上了公路。

“带了这么多东西?”她瞥了一眼Bucky手里那个巨大的黑色包包说。

“防身嘛,我还带了小饼干,”Bucky在后视镜里看见了那辆黑色的面包车,很明显对方发现了他们想要出逃的意思,也提速开始追。

Natasha很明显也注意到了,气定神闲地说,“这些人决定开什么车过来之前好像没有做过事先实地调查,”她甩了甩没来得及炸起来的头发,“拼枪法你怎么样?”

“我可以把这理解成你在...

[冬寡] Remedy -5-

我来啦

——

女孩的头发是亮眼的红色,她躺在地上,被紧身衣包裹的胸脯随着呼吸起伏。她浅绿色的眼睛狠狠盯着Bucky,仿佛想要将他杀死。

“太弱了,你,”冬兵听见自己说,“15分钟还没有到,再来。”

女孩儿翻身跳了起来,她咬着嘴唇,身上应该已经开始有淤青,但她仍然出手迅速得惊人,朝着冬兵跃起。她的拳头每一下都朝他身上的脆弱部分招呼。他本能地伸手去挡她,谁知女孩的手臂用力,脚蹬地,一翻身就骑在他肩上。两条大腿死死地卡住他的脖颈,手肘还在不断地向他脸上击打。窒息感伴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愉悦感让他意识模糊,动弹不得。


“嘿,Barnes。Barnes。Bucky。James?James...

[冬寡] Remedy -4-

我跟你们说,我这次诈尸,是带着大纲来的。真的。从第四章到结尾,我都算好了,十五章以内结束。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周更,幸运的话一周双更,摸着我对毛子夫妇的一片真心发誓

前文 [1]  [2]  [3]

——————————————————

Natasha看见自己躺在雪地里。她身边有一个人,野兽一般喘着气。到处都是血,她的左边一片黑暗,右边是绵延不绝的山峦,有一条路一直延伸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

她想要顺着路走,可是任她如何挣扎,自己的身体有如千斤重,不动分毫。

密密麻麻的人声如潮水一般涌上来,她突然满心恐惧,身体几乎颤抖。

“不。”...

大噶好 我没有死 🌚
我回来填坑了 冷CP的旗帜我来举高高
周末一定来搞毛子二人组
不搞不是人

【冬寡】一辆车

因为家里的事情好久没有来了,实在太对不起大家了。过两天会来更新。

开了一辆车作赔偿,真是抱歉。

____

Natasha洗了澡出来的时候Bucky已经醒了,坐在床上摆弄Tony送的新手机,棕色的头发散落在肩上。又长了,Natasha心想。桌上的冲锋枪已经被仔细擦拭过又拆开,每个部件整齐地摆着。看来已经醒了挺久了。

她拿毛巾草草地擦了擦头发,说,“饿了没?”

Bucky抬眼看她,“饿了。”

“饿了也不吃饭。”

“等你呢。”Bucky扔下手机,从床上起来。

Natasha勾了勾嘴角,”来。“

Bucky走到桌边坐下来,接过Natasha递过来的意面。两个小时前他们才突突完几个目标...

[冬寡] Remedy -3-

【1】 【2】

【3】

整个房间在移动,壁橱里火星子噼啪作响,Bucky听见收音机的杂音和隐约的音乐声,空气里有温暖的木柴香味。仿佛过了很久他才意识到,是他自己,而非整个房间在动。他的怀里有一个柔软的身体,他从眼角瞥见被火光照亮的红发。他们随着音乐在窄小的房子里旋转。收音机里的女声沙哑悲伤,他的耳边有另一个声音在低低地哼着同样的旋律,那个声音也带着一些沙哑,又轻柔得如同少女。

I’ve heard it said

That the thrill of romance

Can be like a heavenly dream

耳畔的歌声让Bucky心里一片柔软...

这是Remedy第二章里提到过的歌,Billie Holiday - Lover Man

应要求贴上。

I don't know why but I'm feeling so sad
I long to try something I never had
Never had no kissin'
Oh, what I've been missin'
Lover man, oh, where can you be?

The night is cold and I'm so alone
I'd give my soul just to call you my own
Got a moon above me...

[冬寡] Remedy -2-

【1】

---

Bronx并不算是最适于居住的地方,但是Bucky认为即便是一个充斥着毒品交易和艾滋病的地方也比自己以前待过的地方好多了,更何况他住的街区相交其他平静很多。他的隔壁住着一位拉美裔的女士和她大约10岁的儿子。Bucky搬进去的时候,那个男孩站在门边,小心翼翼地瞄了他几眼,然后迅速关上了门。

至少他的邻居看上去不会打扰他。Bucky听见身后清脆的门锁声想。

Bucky的房东是东欧人,他的口音给了Bucky一些不大愉快的回忆,好迹象是Bucky并没有当场把他的办公室拆了,而是愣了几秒回过神来把房租付完。他的记忆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绝大部分是那些他被迫忘记的任务,满是血迹和尖叫...

[冬寡] Days

Natasha厌恶机场。她总是没日没夜地到处飞来飞去,这并没有让她对机场产生任何好感,尤其是在她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不得不备降在圣何塞的时候。这让她此时此刻的心情糟透了。天晓得她得在三个小时之内赶到洛杉矶,并向她瞎了一只眼的顶头上司报告那个该死的毒品案件的进程。
凭什么洛杉矶警署不管这事,非要FBI来管。她愤懑地想。
好死不死她的电话在这一刻响了起来。
“干什么。”Natasha没好气地说,“你不能打这个电话,你不知道吗?”
“鉴于别的电话你不接,我只能打这个,”电话那头的男人说,“紧急情况。”
现在的Natasha受够了紧急情况,但她的线人听上去的确有要事。“线路安全吗?”
“安全。”
“好吧,你有三分钟的...

[冬寡] Remedy -1-

讽刺的是,Natasha并不大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开始回想起那些事情的,她甚至一度不知道自己拥有那些记忆。即便她已经很习惯做关于红房子的梦了,那些散落的记忆碎片依然混乱得让她不安。梦里她听见,与其说是一个声音,不如说是一声低吼,让她整个灵魂仿佛都在颤抖。她从梦里惊醒,浑身冷汗,大喘着气,不明白自己心中的是恐惧还是愤怒还是别的什么。让她不安的是,她从不记得在红房子里有过这样的情绪,或者说,任何情绪,那是会让她身陷死地的致命伤。Natasha清楚自己正在涉足一些现在的她无法理解,并只能顺其自然的东西。她把被子堆到一边下了床走向厨房。她看了一眼架子上的酒瓶,最后只给自己倒了杯水。现在的她更需要清醒的脑...